地道風物 / 待分類 / “媽,你有新的荷花頭像可以換了!”

分享

   

【集運倉客服】“媽,你有新的荷花頭像可以換了!”

2021-07-07  地道風物

    ▲ 炎炎夏日,荷花葉下好乘涼。攝影/邵向東 設計/劉航

    -風物君語-

    小暑消暑

    荷花不可辜負




    翻開家族羣頭像,全中國的長輩總是出奇地默契。要麼是母親、奶奶,要麼是七大姑八大姨,最偏愛的,永遠是一朵開得剛剛好的荷花,或許還要P上這些成語:“知足常樂”“淡泊平靜”“清心寡慾”......

    ▲ 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。(李白) 攝影/青簡

    用荷花當頭像的年輕人則“皮”一些:“我想開了”“自閉了”。電視劇《請回答1988》裏,手持蓮花燈的金正峯是久用不爛的佛系錦鯉少年表情包。

    ▲ 正峯歐巴,佛系青年的鼻祖。 圖/網絡

    從年輕男女的玩梗,到中年長輩的明志;從攝影小白的入門必拍,到攝影大師扛上“長槍大炮”的終極咔嚓,荷花,早已被人們談説、描繪、拍攝了無數遍。可數千年來,中國人依然愛它。

    ▲ 荷塘邊,拿着長槍短炮的攝影大師們。 圖/視覺中國


    它是《詩經》裏“彼澤之陂”的女子化身;也是《楚辭》中屈原“以為衣裳”的芳潔之志;它是佛的清淨坐枱,也是道仙手中聖物;它是樂府詩裏採摘來的情愛與相思,也是文人儒士眼裏“可遠觀不可褻玩”的花之君子

    ▲ 小荷才露尖尖角。 攝影/邵向東

    人格與花格相互滲透,彼此寄託。一到夏天,中國人人都成了李白、周敦頤,都成了朱自清、張大千、余光中......

    中國人善於寓物以情、賦物以趣,難得與一種水生植物,以各種方式打了數千年交道。國人愛荷,在炎炎七月,賞荷是閒暇日子裏的第一要緊事。

    ▲ 湖北恩施市紅廟清江河邊,荷葉裏的小魚兒。 攝影/文林


    中國哪裏的荷花最好看?

    古今公認的賞荷勝地,沿着水路從北至南依次排開。歷史現場、文人典故,層層疊疊鋪在荷面上,在這裏賞荷,回味的是中國最詩情畫意的光景。

    ▲ “蓮葉何田田”,層層疊疊荷花葉。 攝影/朱露翔

    圓明園 大明湖 | 北國避暑,荷花深處

    圓明園,清代的“萬園之園”,皇帝的“夏宮”。既然是避暑,少不了在園中佈滿清涼水域。更何況,雍正喜愛荷花,在擴建圓明園時,不忘在水中遍植荷花。到了乾隆年間,圓明園的荷花達到鼎盛規模,“麴院風荷”“濂溪樂處”“多稼如雲”,荷花“亭亭玉立”處,步步是景。

    ▲ 北京北海公園。荷花在旁,讓我們蕩起雙槳 圖/視覺中國


    昔日,英法聯軍進京,燒燬圓明園地面建築,卻對圓明園的池水無可奈何。所以屈辱的一頁翻過後,今日荷花依然是圓明園最繽紛的景色,又像是訴説着“康乾盛世”的餘音。


    圓明園有着全北京面積最大的荷塘,2000畝的水面上,有超過一半覆蓋着翠綠的荷葉,200餘品種的荷花,在這裏次第開放。在荷花周圍,黑天鵝野鴨悠閒遊弋。曾經皇帝嬪妃們流連的“多稼如雲”,如今是荷花科研基地與種子資源圃。物是人非,唯有荷花生生不息。

    ▲ 黑天鵝媽媽帶領四隻鵝寶寶,在荷塘遊弋覓食。 圖/視覺中國

    電視劇《還珠格格》裏,一句“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麼”,讓國人賞荷視線向南拉至山東濟南。

    濟南名泉眾多,荷花怎麼能缺席。大明湖上,杜甫泛舟遨遊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曾鞏“避炎蒸”,老濟南人李清照誇説:“水光山色與人親,説不盡,無限好”水光山色之間,最是一抹荷顏襯得泉城的悠悠文韻。


    ▲ 大明湖公園裏的荷花,等待一段唯美的邂逅故事。圖/視覺中國


    荷花,早就是濟南的視覺名片。從古代的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,到如今本地的荷花藝術節、全國的荷展,大明湖始終與荷花延續着蒼然未了的緣分。

    ▲ 形影相顧,含苞待放的“六月花神” 攝影/邵向東


    玄武湖 西湖 | 賞荷踏出人文江南

    江蘇南京的夏天在哪裏?隨便問一個南京人,Ta都會指到同一個方向:玄武湖。“去玄武湖賞荷哎”,這份情致,南京人願意與全國人共享。


    ▲ 南京公園裏,隨時可見連成片的荷葉。圖/視覺中國


    早至魏晉,玄武湖產的荷葉就名揚天下,到了清代,夏荷已成為玄武湖三大著名景觀之一。如今,玄武湖水面500多畝荷花從容綻放,年復一年地圍拱出中國八大賞荷勝地之一。今年,出現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的並蒂蓮現身玄武湖,還多次“喜提”熱搜。


    ▲ 玄武湖公園內的賞荷棧道。圖/視覺中國


    賞荷勝地之旅,要是不去杭州西湖,肯定是遺憾。夏天的西湖與賞荷,似乎成了同義詞,畢竟,最為人熟知的那句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,楊萬里就是看着西湖寫下的。


    ▲ 西湖上的荷葉鋪滿河道,荷葉的清香隨風而來。攝影/青簡

    西湖離海近,古代受海水倒灌和江潮影響,其實不利於荷花生長。遲至唐宋,西湖才開始出現荷景記載。西湖何其有幸,白居易、蘇軾等文人政客不僅治理疏浚,讓西湖面貌煥然一新,還不吝筆墨,書寫出一面人文西湖:

    “繞郭荷花三十里,拂城松樹一千株。”——白居易

    “重湖疊巘清嘉,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”——柳永

    “菰蒲無邊水茫茫,荷花夜開風露香。”——蘇軾

    ▲ “一朵芙蕖,開過尚盈盈。”(蘇軾) 攝影/青簡

    蘇軾還説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”,其實,西湖、西施、荷花等緣分不止於此。據《越絕書》記載,吳王夫差得到西施後,修建玩花池,池內廣種荷花,這也是有記載的中國最早的“池賞”荷花。西施死後,江南人為了紀念她,就將其視作司掌六月荷花的花神

    文人墨客,成就了西湖,也成就了荷花。


    ▲ 最是江南好風景攝影/青簡


    麴院風荷,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,南宋釀製官酒的人閒時廣種荷花,花的清香與酒香繾綣,使人沉醉在夏風吹過的江南風景裏。無邊無際的荷花,點綴着古樸典雅的軒、廊、亭、閣。只有到西湖賞荷後才會知道,稍有才華的詩人、畫家、攝影師,要在這裏成就一段賞荷佳話,原是不稀奇的。


    ▲ 曲苑風荷,步步是景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西湖勝景,其實暗藏中國人賞荷的“基因密碼”,荷花雖好看,單看紅花綠葉久了也會無聊疲乏,賞荷之“賞”,在於一草一木、一樓一閣、一山一水、一村一城,都能與荷花相映成趣。

    賞荷,遠不止賞荷

    收回賞荷勝地裏聚焦的目光,把視線放遠,俯瞰中國版圖,同樣的荷花景色,在各地卻有不同的品賞角度。山水園林、城市鄉村、山腳湖畔,荷花總能適宜地點綴出絢麗多姿的中國夏日景色。

    ▲ 雲南普者黑天鵝湖,喀斯特地貌與荷花也能“磕cp”。攝影/石耀臣

    ▲ 各地都有自己的賞荷之趣。 製圖/monk


    北京 蘇州園林賞荷,山水縱深

    獨步北京的宮廷苑囿、承德避暑山莊,或是江蘇的私家庭園,賞荷,也是賞“園林”。


    ▲ 蘇州拙政園的園林景觀 攝影/盧文

    頤和園池水中,荷花與紅魚一靜一動,坐船賞花,“蓮葉何田田”的一派江南景色,抬頭卻是皇家園林的氣勢磅礴;紫竹院蓮湖,開出一條航道名曰“荷花渡”,更有荷花棧道,連接着江南竹韻與北地園林荷景。

    ▲ 換個角度,品賞清華園內的荷花 攝影/清華校友攝影協會 zero零蛋
    清華校園裏的水木清華,一泓碧水掩映着兩座典雅的古亭,荷花池碧色點綴;近春園荷塘月色,映照朱自清的身影,他寫着:“月光如流水一般,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。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”“到底惦着江南了”。

    ▲ 上圖 揚州瘦西湖。攝影/李瓊;下圖 瘦西湖內“想開了”的荷花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在江南,蘇州園林荷景、水景、山景縱深望去,“園無山不壯,山無水不麗”,山水之間庭院、閣樓、長廊默契排布;揚州瘦西湖堤上一座“荷花橋”,古樸淡雅,不管是由遠及近還是由近及遠,荷花與視線的交集總有別樣角度;無錫蠡園、管社山莊,總有一處角落,荷花與心境一同安放,教人能不憶江南?



    上海 福建 | 公園賞荷,最是親切

    上海、福建等地,即使不走遠路,門口的大小公園,也能成全賞荷心情。

    ▲ 上海顧村公園。不識荷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花中 攝影/署光

    上海花博會的荷園,陸上、水上賞荷各有風趣。生活日常的散心,工作之餘的解壓,在這裏與荷花相遇,不只是休閒,還能飽覽荷花品種、科普展示;顧村公園、黃興公園,邂逅一池清蓮;嘉定陳家山荷花公園,目光所及湖中有景,岸邊有花。


    ▲ 福建省漳平市東洋鎮,村落荷塘,開門聞花香 攝影/見書

    福建廈門園博苑,水之韻、江南園、武漢園串起一條古風賞荷路線;福州茶亭公園,長久以來是本地日常賞荷“第一線”。公園雖少些文化古韻,人們卻在悠然地呼吸散步中,多了份大自然的親切。

    ▲ 秋陰不散霜飛晚,留得枯荷聽雨聲。(李商隱) 攝影/見書
     

    浙江 | 鄉村賞荷,收穫野趣

    出入浙江賞荷,只去西湖是不夠的,山腳水邊的村落民居,亦是賞荷好去處。


    ▲ 浙江南潯小蓮莊的荷花池。攝影/盧文

    建德里葉村,北靠獅山月嶺,南對硯峯毓秀,荷田無垠,“風吹荷低見蓮農”金華武義柳城畲族鎮,十里荷花鋪展出“江南荷花第一鎮”;麗水蓮都利山村、衢州龍游天池村、温州文成武陽村,賞荷、吃荷歡樂多。田間吹過來的,是“浙裏”的淳樸民風與野趣。


    湖北 | 湖畔賞荷,百“荷”爭豔

    若是遊歷湖北,“千湖之省”已經把賞荷路線安排得明明白白:去湖邊就夠了。

    武漢東湖,不亞於杭州西湖的賞荷勝地。東湖磨山荷園,是全國唯一的荷花博物館、中國荷花研究的中心,擁有全國乃至世界上規模最大、品種最全的荷花品種資源圃。遊客滿足的何止是“映日荷花別樣紅”,近千個荷花品種單是花樣也能看得過癮。


    ▲ 我國常見的荷花品種。 製圖/劉航

    愛荷者何止文人墨客,居於武漢的“荷花夫妻”張行言夫婦,相伴從事荷花研究數十年。兩人共培育出800多個荷花品種,並跋山涉水走遍大半個中國,論證了中國是荷花的起源中心、分佈中心和栽培中心。荷花見證着一生一心,做好一件事的傳奇,也寄託着一縷伉儷情深

    ▲ 浙江台州護國寺,罕有的三頭並蒂蓮。攝影/許銀煒

    荊州洪湖,湖北最大的淡水湖,水天一色,與長江相通,像腎臟一樣維護着周邊生態系統。夏荷悠悠,洪湖浪打浪。孝感蓮花湖、鄂州紅蓮湖、咸寧斧頭湖......在夏天的湖北,荷花不僅帶來盛景,還支撐起龐大的水產產業。湖北的蓮藕,種植面積和產量均列全國各省第一。

    ☞ 左右滑動查看 ☜

    ▲ 圖一 新鮮蓮蓬的口感是脆甜脆甜的。攝影/青簡;圖二 挖蓮藕的人。圖/視覺中國


    自然,中國人與荷花的聯繫絕不僅僅停留在“賞”的層面。滿足食客口齒間的心意,是荷花的另一面驚喜。


    荷花,有多好吃?

    古代的採蓮曲婉轉動人,採一朵蓮花,望着四周“蓮葉何田田”,迴盪着女子的相思之情。而最早的採蓮活動,採的不是蓮花,而是採蓮蓬、蓮子食用。“採蓮南塘秋,蓮花過人頭。低頭弄蓮子,蓮子清如水。置蓮懷袖中,蓮心徹底紅。”

    ▲ 荷花開過,蓮蓬向陽而生。攝影/文林

    作為一株水生植物,荷花全身都是寶。神話裏,太乙真人用荷花、蓮蓬和嫩藕擺成人形,竟讓哪吒重生。現實中,荷花的花、葉、子、藕皆可入菜,成就了一道道清香四溢的時令美味。

    ▲ 蓮子可生食、入菜、做甜品。上圖 攝影/青簡,下圖/視覺中國

    白荷的花瓣清淡典雅,用雞蛋、麪粉、白糖和成漿後,裹了鮮嫩的荷花瓣炸一下,又酥又脆。炸荷花更講究的做法,是把豆沙抹在花瓣中間,蘸上蛋清糊下油鍋,再撈起裝盤撒上桂花糖,外酥裏軟,甜香撲鼻。老舍在濟南任教時,賞荷之餘以荷花瓣為饌,美極!

    ▲ 炸荷花,油炸食品也能很清香!攝影/ww2230 圖/匯圖網

    荷葉很清香,最適宜搭配肉類一同烹飪。與雞肉搭檔,是荷葉雞;與豬肉融合,是荷葉粉蒸肉,夏天食之,最是去油膩。荷花、荷葉,都可以入茶,香醇養身。

    蓮子堅硬,最適合熬粥,冰糖蓮子、銀耳蓮子羹,入口消溶,餘味無窮;江南名菜蜜汁火方裏,通心白蓮是點睛之筆;蓮子還能熬製成蓮蓉,做成廣式蓮蓉月餅,嫩滑綿軟,中國人的賞月情結、賞荷情結,就這樣巧妙地聯結在一起。

     蓮子湯,最是温潤治癒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當然,吃得最多,吃法最多的,還屬蓮藕。蓮藕是荷花肥大的地下莖,埋於水中淤泥。不過,藕有差異,吃法也不同。澱粉含量高的為粉藕,含水少,適合蒸煮、燉湯,或者加工製成藕粉,口感韌滑、柔軟。粉藕搭配燉肉、下火鍋也是一絕,久煮不爛,還易入味。

    ▲ 蓮藕入菜,脆嫩爽口。攝影/李瓊

    澱粉低的是脆藕,多水多糖,清爽脆嫩,適合清炒、涼拌。常見的速食藕片、水煮藕片、鹽漬藕及藕汁飲料,都是用脆藕製成。

    外脆裏鮮的炸藕盒、軟綿甜香的桂花糯米藕,都是蘇浙菜系名點。湖北、安徽等產藕大區還多吃藕帶,是沒有膨大成型的幼嫩根狀莖,細脆無筋,無論清炒還是醃製涼拌都格外清香。

     正在炸的藕盒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余光中説:“一整個出神的夏天,被一朵清豔的蓮影所崇,欲掙無力。蓮為白迷,蓮為紅迷,我為蓮迷。在古韻悠悠的清芬裏,我是一隻低徊的蜻蜓。

    賞荷,採蓮,吃荷……一花一葉,映見的是中國人無比深遼的心性世界。一千多年前,沒有哪種花能像荷花一樣,讓王勃生出“非登高而可以賦”的感慨;一千多年後,沒有哪種花能如荷花般,讓余光中“欲掙無力”

     賞完吃完,再來杯荷葉茶,度過清香悠悠的夏日時光。攝影/青簡

    這不過是因為,中國人甘願沉浸在古韻悠悠的清芬甘願做一隻低徊的蜻蜓,長久地立於那“尖尖角”上吶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